高岳在阳极图内思谋对策的时间,实际上只不过是几个呼吸间而已,被定住之后,只见朦朦胧胧的大阵里,却是垂下了一根长长的藤条。这藤条几乎可以称之为腾索了,若不是上面还有着几片嫩叶的话。
 
    这藤条与寻常的藤条似乎没有什么区别,唯一的区别,是这藤条的藤尖比任何藤条的尖部都要尖锐,像是一把锥子。
 
    在沿途,有着十多缕星光,都是高岳当初吸收了一缕的那种高级货色。这根藤条瞬间就活了过来,锥子一般的藤尖快速地吸光这十多缕星光,然后又朝高岳疾射过来。这期间,若高岳能够看见的话,就会发现,那些星光都是静止不动的,这在别人看来好像是多此一举的事情,难道星光还能自己逃走不成?
 
    这时候,这藤条的藤尖,用锥子来形容显然已经不够确切,应该是口器才实在!
 
    事实上,星光的确会逃走,或许这是出于某种本能,更远一些的星光丝丝缕缕,全部炸开了,如同受惊的鱼儿一般逃走了,只剩高岳被定在当场,显然他已经被重点“照顾”?
 
 第一二二章 一场硬仗
 
    眼看这一根带着口器的藤条疾速而来,高岳就要成为它的食物,猛然间——
 
    “定!”高岳没有肉身,他的声音不是由口而发,而是意念传播!但这一声意念传播出来的“定”字,却仿佛能够用耳朵听到。
 
    那藤条居然当真被定住了。这是从极快到静止,中间几乎都没有过度阶段,连同刚刚炸开逃走的那些星光,也被定格!
 
    这种定身术比起适才高岳中招的那种定身术,居然丝毫不弱?
 
    画面被定格住,此刻唯一能动的,反而变成了高岳。
 
    已经现形的他,有了主控灵魂意识体的权利,这时候却是变成了一个散发着乳白色光晕的小号高岳,如同初生婴儿一般大小。当然,这种状态寻常修炼之人依然是看不见的,只有灵魂意识强大的人,或者开了天眼等,才能发现高岳的存在。
 
    这个时候,只见他十分拉风地摊开着双臂,左手日,右手月,如同乾坤的主宰者!
 
    “那牛鼻子老道的技能我只模仿了皮毛,居然这么厉害?”高岳眼睛透亮,小脸鼓鼓,小号高岳只是两三岁高岳的样子。他此时施展的技能,正是模仿当初大善道人的那招神通技能,这一招连五行遁法子体形态都能欺骗,可见其能!
 
    当然,高岳当初只是看到大善道人如何施展,能模仿出皮毛都算是极致了!
 
    不过这灵机一条却更快!
 
    同时,一股极为庞大的意念波动,如同狂潮般朝高岳扑打了过来!
 
    那竟然是在传播一个念头,这个念头其实也并不是很清晰,若不是这波动实在太大,高岳都不知道传播的是个什么意思。
 
    断断续续,时长时短,含糊不清,不过,幸好只是在传播一个念头,没有杂质。高岳感受到了
 
    那是天大地大,众生犹如蝼蚁,只有它(他)在独饮孤恨!夹杂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,含泪却狂笑,慈悲却弑杀,忠贞却淫荡……纯粹到了极致,同时也复杂到了极致!高岳只能竭力守住心识,才没有被同化,不然,下一刻,他很可能用不着被藤条吸食,就已经成为这股意念波动狂潮的一部分。
 
    ——负我心,皆死绝!
 
    六个字,形成了整个念头,正也说明这个念头,是一个自我模式的极致。但这种自我,本身就充满了矛盾,就算想去认同迎合都没有任何幸免的可能。因为它本身没有固定的一个道理,整体就一个字,乱。混乱的极致,形成了这样一个念头,几乎是可以吞噬任何道理。
 
    “原来一个念头,可以拥有这样不可思议的能力,若非我将心识修成明灯,灵魂意识体为灯塔,此刻属于我的所有念头,已经全部被同化!”高岳极力逃遁的同时,也在想着借此来印证一下自己的想法。毫不犹豫的,他打出了一个小型的气流弹。这种小型气流弹,是知识汇集而成,也可以当成是攻击技能来使用,知识本身也是拥有着无穷的力量!更何况,这种气流弹,拥有着一种属性,那就是吞噬同化,疑似鹌鹑蛋的那种“饿”的属性,在气流弹中表现得淋漓尽致!
 
    但接下来的那一幕,却让高岳心头一沉,这个气流弹没有任何侥幸,如同那些星光一样,在接近藤尖的时候,就被定住了,然后口器一吸,高岳只觉得这一下,他就损失了一成的功力。
 
    灵道一途,就是修炼灵魂意识,虽然像高岳这样直接打开心识,炼成图形的人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