之又少,但高岳的灵魂意识如今是灯塔般的存在,可以承载高岳的心识,分化之后,就是一个独立的念头。
 
    一个小型气流弹,其实就是高岳的一个次念头,一出手就被人吸食了个干净,可想而知。人的念头并非无限,死了一个得花心力来重练,而且重练起来并不容易。
 
    但高岳志在印证想法,此番试探之下,心道果然厉害!心头一凝的同时,却是没有退避,他的心识极力运转之下,居然将灵魂意识体分化出十八座灯塔,形成十八个次念头,每个次念头里面的道理知识都不相同,是高岳如今能推演的极限,再多一个,质量就要下降不少!
 
    “混乱是吧,我的阳极图内,天地玄黄宇宙洪荒都只是各据一方,未必能成为我的主流,十八个分身,就是十八个将来的我,看我如何来和你分庭抗礼!”高岳释放出十八个小型气流弹,他已经几乎小了一大圈,只有拳头大小了。面对混乱,唯有同样混乱,才有生机,不然高岳认定他的速度根本逃不出大阵,就已经被吸食,成为这未知存在的养分!
 
    十八个小型气流弹,在高岳周围旋转环绕,高岳在最中心。十八个气流弹并不是相同的轨迹,但绝对不会相互碰撞。高岳此刻是在模仿星系,自己是星系的主宰,十八个小型气流弹则是十八颗行星。
 
    并且高岳在运转十八个次念头的同时,用了吃奶的力气,运转衍经,总算将自己变化成一颗小型太阳,他以一身法力,来模仿太阳,并且给星系中的诸多星辰带来光明。
 
    隐隐可见,这十八个小型气流弹,似乎真的如同星球一般,上面居然有了一些绿色植被和生灵,甚至人类……
 
    有光明,就有生机,有生机,光明就会永存,否则只会带来灾难和毁灭!
 
    这一下,高岳站在高空,也不逃走了,任那狂潮般的意念波动扑打,他自浑然不动,稳如泰山!
 
    “吼!”仿佛是激怒了那股意念波动,从未知的上空,瞬息间,居然垂下了千百根藤条,每一根藤条都如大蛇一般在扭动,口器一啄一收,灵活异常,同时发出了“滋滋”的奇怪声音!
 
    高岳看着这些,口气出奇的冷淡,道“我不管你是什么东西,所谓人不犯我,我不犯人,我来此地本不曾冒犯过你,你却屡屡想要我的性命,既然如此,那就斗法!我高岳何时怕过与人斗法?更何况,不破不立,我如不能将你镇压倒也罢了,反之,你也不过只是我的踏脚石而已!”
 
    “负我心,皆死绝!”这个意念波动极为庞大,再次如狂潮般涌来,但高岳因此也感受到,它的意识并不灵活,灵智似乎不高。但高岳却并没有因此而有丝毫小觑。不灵活,代表着死板,死板的东西,代表着死磕到底,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。
 
    这是一场硬仗!
 
 第一二三章 人人的道,众生的道
 
    和高岳预料没有丝毫误差,对方没有丝毫拖泥带水,第一波攻击已经发动。
 
    足有上百根藤条,从四面八方涌来,藤条所过之处,一切都归于静止。
 
    “刚才将我定住的藤条,看来并不是主动施展定身术,而是自带的这种属性,我如果能将这种特性据为己有,与人对战之时,简直不可想象!”高岳念头一闪,如此想道“这种属性看似强大,破绽同样大得离谱!一块生铁兀自不动,沉入河底,水中生物却对之不感兴趣。一个身体强壮的人,哪怕常年在污泥中劳作,也可百病不侵。可惜我此刻的处境,却是连一块生铁都不如,兀自不动,只是找死!除非我的强度大于这些藤条的口器,即便被定住了身,也可保持金刚不坏!”有了这样的思路,高岳要做的,就是要试探这些藤条究竟有多么强大的杀伤力,他选择衍变成星系,自成规律,良性循环,已经是一个身体强壮的人,可以百病不侵,但这还不够。百病不侵也是侥幸地没有遇到更加强大的病毒感染而已,否则照样显得孱弱不堪!
 
    高岳竭态,双臂一伸,左手日,右手月,在这关键时刻,他再度使出了盗版的颠倒日月乾坤。
 
    没有任何意外,五根藤条全部被反定住,高岳的小型气流弹恢复了运行,高岳没有任何停顿,旋转十八颗小型气流弹,将这五根藤条绞断。
 
    不过,出乎高岳的意料,这些被绞断的藤条,居然并非实物,而是化为一股气流,很快就消散不见!
 
    “哈哈哈,哪里逃!去!”高岳打出一颗小型气流弹,拥有着饿属性的气流弹,就是一个大胃王,将这些气流全部吸收,然后又回到高岳衍变的“星系”中,体积已经是大了一号!
 
    这时,更多的藤条已经接近了高岳,高岳哪里肯陷入包围,果断加速,边打边退,专找薄弱的地方,根,甚至十根藤条对他的攻击,高岳依葫芦画瓢,竟然屡屡得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