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果然妙极!”见此情景,高岳居然由衷感叹一声,道:“你独自抵挡两颗气流弹,本就有些力有未逮,刚刚看见你的道侣在众目睽睽之下,居然将贴身的火红肚兜赠予在下,念头难免出现一丝波动,露出破绽。我那气流弹的法门,并非你们可以想象,你二人乃是双修,如同一体,各取一份,相互参照,收获必然不小,但你们却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,落得如此下场,也是咎由自取!好在此火并非无解,此火乃是之火,需动之以情,所谓性情合一为金木并,窒欲惩忿为水火交,此乃正道,如若度过此关,你夫妻二人的双修之法,必可大成,所有的不足都全部补全不说,将来的成就不可限量,好自为之!”
 
    那女子听此一言,略一思索,哪里还会不明其理?心中也是对适才的所为深感后怕。她夫妇二人本就是双修,经高岳一点拨,她立刻觉得这的确是火中取栗的办法,如果成功,双修带来的所有不足都会一扫而空,这是他们自从双修踏入道境九重之后,就迫切地想要解决的难题。
 
    “此法一旦成功,我与孟郎必会感激不尽,适才多有得罪了,还请小兄弟不要放在心上才好!”一想通此理,这女子不再纠缠,立刻对高岳陪罪。
 
    高岳道:“夫人不必拖沓,稍晚片刻,孟兄非死也残!”
 
    那女子赶紧回到孟郎身前,盘膝而坐,须臾之间,从她的体内散发出一层粉色的光晕,她十指结成数个复杂的印诀,而后一指点在自己的眉心部位,另外一指点在孟郎的心口位置。一瞬间,孟郎体内体外的火焰如同得到了渠道,一经牵引,唰的一下,猛然朝那女子扑了过来。这一下,连同那女子也被火焰给覆盖。不过,孟郎经过这番牵引,总算恢复了一些神智,当下也结出类似的指印,也是一指点在自己的眉心部位,另一指点在妻子的心口位置!
 
    “好!”高岳笑道:“双修之法,果然也是有些独到之处!你们只管放心修炼,不管多久,我来为你们护法,直到你们功成!”言毕,高岳就近选择了一块巨石,盘膝而坐。这主城之内,当初被高岳的气流弹攻击那尖状大厦之时,就已经发生过一场地震,后来三绝兄弟的法天象地又劈了一刀,地面早就是如被牛犁过一般,一片废墟。
 
    而余下的杨老太和姜二公,也都不再抵挡小号气流弹,刚开始只是小心翼翼地接触,随后感受到气流弹的不凡之后,便开始吸收炼化,没过多久,这二人也都进入一个奇妙的境地之中!
 
    却说高岳盘膝打坐,闭目养神之际,运转心识,整个都化成一颗立体圆形阳极图,脱离了少年高岳的肉身,只是分出一个次念头,继续占据着肉身,维持着最基本的机能。
 
    这个时候,少年高岳的肉身还是和正常人一般无两,在场的人都是进入了修炼境地,根本分不出心思来关注,或者哪怕关注,以道境九重的境界,那也是断然发现不了高岳的主念头已经离体而出。
 
 第一一六章 借来一观
 
    高岳要给在场的诸人原地传法,正是有他自己的一番谋划。
 
    此时,所有人都进入了修炼的境地,可以说是雷打不动,天塌下来都没有任何知觉,在这样的场地下进入这种状态,对于这些人来说,是一件相当危险的事情。不过,高岳将他当初雷厉风行的性格发挥得淋漓尽致,没有丝毫拖沓,强行传法,如同灌顶,众人若想得到法门,则必须选择接受。高岳正是看到了这一点,人心乃贪,气流弹的法门,谁都不想错过。在接下来,众人齐心协力攻打尖状大厦的时候,隐藏在暗处,或者后来的一些高手,必然也按捺不住,浮出水面,所谓富贵险中求,届时,多一重底牌,就代表能得到更多的机缘。
 
    只是他们事先根本就不知道高岳所传的法门,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,究竟是何等逆天的法门,又岂是一时半会儿所能参悟?所以正是这种贪心使得他们全部置身在极其危险的处境之下,高岳心如明镜似的,他怎么可能真心实意地来为他们护法?能无偿地传出法门,可以说是高岳的极限,至于最终这些得到法门的人,能走到哪一步,高岳根本就没有想过去插手。
 
    心识离体而出,高岳只留一个次念头在肉身之中,正是一个掩护自己的障眼法,而他自己要去干的事情,自然不是独自去攻打尖状大厦,而是要去了结武道守护者一脉的某段因果。
 
    紫宵剑宗,这四个字,高岳以前听说过,却从来没有见过。如今好不容易来到这个似真似幻的世界中,有机会去见识一下这个谜一样的古老宗派,高岳自然不会放过。本门流传,第二代剑神李雪寒,少年求剑之时,曾与紫宵剑宗结缘,否则,第二代的出身只不过是尘世当中的普通世家,怎么可能留下种种传说?成为名副其实的剑神?这种剑神,可不止是尘世间的剑神,而是连修炼界都公认的,剑神,剑中神话,这份荣耀,从某种视角上来看,已经超越了第一代。因为第一代虽然是一代狂人,但如昙花一现,而第二代剑神李雪寒,则打遍天下无敌手,步入中年后,更是参加过几次星空之战,收获的战利品极其丰富,在修炼界中杀的高手,比第一代也是只多不少。
 
    甚至高岳都怀疑,当初他掌握的太极八卦圆盘,有可能就是第二代在星空中得到的战利品。不过,太极八卦圆盘威力极强,第二代失踪之后,太极八卦圆盘却留在剑神阁中,由此可见,那件大杀器,对于当初的第二代而言,算不上什么必须品,这也证明第二代究竟是有多么的富裕。
 
    当然,无论他有多么富裕,那都是他凭靠自身的本事得来的,否则,如同高岳如今,全身上下连根毛都没有,因为他连真身都被打坏了,如今离开少年高岳的肉身之后,他只是一个立体圆形阳极图,从外形上来看,就只有拳头大小的一个圆球一般,当然,这种形态,连道境九重都难以察觉,别说是看见了!
 
    高岳快速离开这座城池之后,心识化成一只雄鹰,展翅高飞,不一会儿,就来到了在剑神山看到的那扇天空上的巨门前。
 
 
    “是你?”高岳一听这个声音,顿时就知道了来者究竟是何人。他现在的状态极为玄妙,若小心翼翼起来,只怕连道尊都极难发觉到他的存在,但这个人却一语道破了他的所在,可见此人的确是深不可测,不知道他究竟是何等身份?
 
    这个人,正是高岳刚刚来到这个世界之时,在剑神阁茶室中的那名老者。
 
    “不错,是我!”那老者笑呵呵地道:“我对小友你没有任何威胁,所以你不必有丝毫敌意才对!”
 
    高岳道:“阁下若对我心怀不轨,纵然我有十条命,只怕已经栽了,你究竟是谁?”
 
    那老者道:“我名大善,你可以叫我大善道人。”